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拼音版 晏殊诗词_当当语文网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晏殊的《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原文翻译: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拼音版
yàn hóng guò hòu yīng guī qù 。xì suàn fú shēng qiān wàn xù 。zhǎng yú chūn mèng jǐ duō shí ,sàn sì qiū yún wú mì chù
wén qín jiě pèi shén xiān lǚ 。wǎn duàn luó yī liú bú zhù 。quàn jun1 mò zuò dú xǐng rén ,làn zuì huā jiān yīng yǒu shù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晏殊的诗词大全

《踏莎行》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凤衔杯》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胡捣练》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望汉月》 《采桑子(石竹)》 《清平乐·红笺小字》 《鹊踏枝》 《踏莎行·碧海无波》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殢人娇》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睿恩新》 《玉楼春·春恨》 《送凌侍郎还宣州》 《破阵子·春景》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渔家傲》 《清平乐·金风细细》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踏莎行·祖席离歌》 《玉楼春·春恨》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秋蕊香》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山亭柳·赠歌者》 《诉衷情(寿)》 《相思儿令》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拂霓裳》 《望仙门》 《长生乐》 《破阵子·春景》 《山亭柳·赠歌者》 《清平乐·红笺小字》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瑞鹧鸪》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喜迁莺·花不尽》 《少年游·重阳过后》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瑞鹧鸪(咏红梅)》 《破阵子》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中秋月(十轮霜影转庭梧)》 《滴滴金》 《燕归梁》 《清平乐·金风细细》 《迎春乐》 《踏莎行·小径红稀》 《少年游》 《少年游·重阳过后》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送凌侍郎还宣州》 《踏莎行·小径红稀》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踏莎行·碧海无波》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红窗听》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玉堂春》 《喜迁莺·花不尽》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赏析

  这首词借青春爱情的消失,感慨美好生活的无常,细腻含蓄而婉转地表达了作者的复杂情感。这是一首优美动人而有寓有深意的词作,为晏殊词的另类作品。

  起句“燕鸿过后莺归去”写春光消逝:燕子春天自南方来,鸿雁春天往北方飞,黄莺逢春而鸣,这些禽鸟按季节该来的来了,该去的也去了,那春光也来过又走了。这里写的是莺语燕飞的春归时候,恰逢莺燕都稀,更觉怅惘。“莺燕”,兼以喻人,春光易逝,美人相继散去,美好的年华与美好的爱情都不能长保,怎不让人感慨万千。“细算浮生千万绪”一句从客观转到主观,说对着上述现象,千头万绪,细细盘算,使人不能不正视的,正是人生若水面浮萍之暂起,这两句前后相承,又很自然地引出下面两句:“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这两句改用白居易花非花》词句“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但旨意不同。作者此处写的是对于整个人生问题的思考,他把美好的年华、爱情与春梦的短长相比较,把亲爱的人的聚难散易与秋云的留、逝相对照,内涵广阔,感慨深沉。

  下片“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两句写失去美好爱情的旧事,是对上片感慨的具体申述,又是产生上片感慨的主要因素,这样使上下片的关系交互钩连,自然过渡。“闻琴”,指汉代的卓文君,她闻司马相如弹琴而爱慕他:“解佩”,指传说中的神女,曾解玉佩赠给情人。这两句是说象卓文君、神女这样的神仙伴侣要离开,挽断她们的罗衣也无法留住。随后作者激动地呼出:“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意思是劝人要趁好花尚开的时候,花间痛饮消愁。这是受到重大刺激的反应,是对失去美与爱的更大的痛心。联系晏殊的生平来看,他写这件事,应该是别有寄托,非真写男女诀别。公元1043年(宋仁宗庆历三年),晏殊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枢密使,握军政大权。其时,范仲淹为参知政事(副宰相),韩琦、富弼为枢密副使,欧阳修、蔡襄为谏官,人才济济,盛极一时。可惜宋仁宗不能果断明察,又听信反对派的攻击之言,则韩琦先被放出为外官,范仲淹、富弼、欧阳修也相继外放,晏殊则罢相。对于贤才相继离开朝廷,晏殊不能不痛心,他把他们的被贬,比作“挽断罗衣”而留不住的“神仙侣”。不宜“独醒”、只宜“烂醉”,当是一种愤慨之声。

  此词化用前人的诗句,信手拈来,自然贴切。词中的复杂的思想,反映了作者的人生态度和襟怀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评析

  本词写美景不长,春去难归的无奈及人去难留, 只好借酒浇愁的心情。表面看很消极,骨子里却有深深的隐忧和炽热的感情。上片写浮生如梦,梦破云散之悲。下片写爱侣之逝,旷达自解。尤其“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两句,既赞美爱侣似卓文君那样知意,像江汜二女那样多情,又表达了词人愿与爱侣永结“神仙侣”的美好期望,愿像同乘凤凰游而去的萧史与弄玉一样夫妻和谐美满。这大约是词人对往日夫妻和美的眷恋。“挽断罗衣”句则写出词人与爱侣诀别的悲怆,出语激切,在晏殊词中实为罕见,显现其悲痛、绝望、难以自抑。这首词的题旨在于感慨世间万物皆有定数,而人生苦短,韶华易逝,莫如及时行乐。就人生观而言,有其消极的一面,但同时也真诚、坦率地表达了作者对人生的深沉体验。词的上片,以“燕鸿过后莺归去”起兴,写岁月蹉跎,时光易逝。“长于”二句,以工整流畅的属对表达了对人生苦短的主题。词的下片,全是用典。时光易逝,人生易老,宛如仙女般的女友既然挽留不住,只有在花酒之间暂时排遣忘却。“闻琴”暗指卓文君事。司马相如贫贱时,饮于富豪卓王孙家,适卓王孙之女文君新寡,相如以琴挑之,文君夜奔相如。“解佩”之典出版在汉代刘向《列仙传》:“江妃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出游于江汉之湄,逢郑交甫。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遂手解佩与交甫。交甫悦,受佩而去数十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这是一段人神相爱的故事。全词用比兴手法抒情达意,用典娴熟贴切,艺术风格在晏词中实不多见。

晏殊简介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在真、仁两朝从秘书省正字到知制诰,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谥元献。平生爱荐举贤才,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诗、文、词兼擅。《宋史》本传说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词作受冯延已的影响较深,与欧阳修并称「晏欧」。题材比较狭窄,对南唐词因袭成分较大。由于一生显贵,词作主要反映富贵闲适生活,以及在这种生活环境中产生的感触和闲愁。《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其代表作,其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传诵之名句。间或流露出旷达情怀,概括出对人们有启迪的人生哲理艺术风格和婉明丽,清新含蓄。所作皆为小令,善于即景抒情,以鲜明生动的形象,构成形神兼备的意境,写景重其精神,前人评为「更自神到」。语言精炼浑成。这是他的词作内容虽一般却能万口流传的主要原因。在小令的写作技巧上,晏殊有所发展,且使之日臻纯熟。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130多首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名句类别

抒情」 「人生」 「四季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拼音版 晏殊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1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