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拼音版 晏殊诗词_当当语文网

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晏殊的《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原文翻译:
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一春芳意,三月如风,牵系人情。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拼音版
dōng fēng yáng liǔ yù qīng qīng 。yān dàn yǔ chū qíng 。nǎo tā xiāng gé nóng shuì ,liáo luàn yǒu tí yīng
méi yè xì ,wǔ yāo qīng 。xiǔ zhuāng chéng 。yī chūn fāng yì ,sān yuè rú fēng ,qiān xì rén qí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晏殊的诗词大全

《清平乐·金风细细》 《清平乐·红笺小字》 《殢人娇》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燕归梁》 《望仙门》 《胡捣练》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破阵子·春景》 《瑞鹧鸪》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玉楼春·春恨》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送凌侍郎还宣州》 《瑞鹧鸪(咏红梅)》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踏莎行·碧海无波》 《山亭柳·赠歌者》 《山亭柳·赠歌者》 《渔家傲》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送凌侍郎还宣州》 《鹊踏枝》 《踏莎行·碧海无波》 《红窗听》 《凤衔杯》 《玉堂春》 《诉衷情(寿)》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秋蕊香》 《玉楼春·春恨》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少年游·重阳过后》 《迎春乐》 《拂霓裳》 《望汉月》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少年游》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踏莎行·祖席离歌》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采桑子(石竹)》 《破阵子·春景》 《少年游·重阳过后》 《破阵子》 《踏莎行·小径红稀》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清平乐·金风细细》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滴滴金》 《睿恩新》 《喜迁莺·花不尽》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喜迁莺·花不尽》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相思儿令》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中秋月(十轮霜影转庭梧)》 《踏莎行》 《踏莎行·小径红稀》 《清平乐·红笺小字》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长生乐》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鉴赏

  这首词,上片以景衬情,下片则描绘人物时蕴情会意。全篇借春风杨柳绘写浓春美景,衬比香阁女子的绰约风姿,曲传离思别意,景与情谐,物与人合,宛转含蓄,情致缠绵。词中化用金昌绪的《春怨》和王昌龄的《闺怨》诗,但有神无迹,如轻霜溶水,泯融无痕。诗词都写到莺声惊梦生恼,春柳触发怨情,但诗中闺妇听莺声而小庭追打,见柳色而直说悔意,明朗爽利,感情真切;词里的香阁女子却只是浓睡不起,宿妆不整,娴静温婉,含而不露。二者相比,感情表现上有隐显曲直之别,声情口吻上有坦露含蓄之殊,语言上有质朴明快和清丽优雅之异,意趣、韵味也自判然不同。

  上片起笔“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先绘出一幅如画春景:东风吹温送暖,催引生机;杨柳因春风吹拂而萌发春意,虽未青青成阴,却染得人满眼春色;柳丝纤细,柳烟疏淡,似有若无,自有一种迷蒙意态;一番春雨初霁之后,柳色显得倍加清新,翠意撩人,秀色可餐。这两句将春风、春柳,春雨、春晴,编织一起,色彩明媚,春意盎然,令人心醉神迷。“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二句,词意陡生顿挫。面对烂漫春光,不是览景生欢,而是意趣索寞,“香阁浓睡”,情态异常。着一“恼”字,既是贯下,也暗暗承上。上两句描绘春景,是为了衬示香阁女子的怨思,即以乐景而反衬哀情,从而形成鲜明对比,把离情怨思烘托得更加强烈。由于人物内心状态的异常,观景亦有异常之感:春色娱人,莺声悦耳,是常情;而春色恼人,闻莺心烦,则是变态。词中香阁女子所以对春色视而不见,恹恹无绪,黯黯思睡,听到莺声却生恼恨,实际是因春感怀,睹景伤情。莺声惊睡,也许还惊破了好梦。下片“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为人物描写。眉叶、舞腰,既是咏柳,也是写人,杨柳枝叶的纤细袅娜,女子眉腰的秀美窈窕,词人生花妙笔的晕染下,相互叠印复合。柳如美人,美人似柳,形象隽丽,比喻贴切,既写出柳的风神,也显出人的韵致。“宿妆”,隔夜未整的残妆。词里的“宿妆成”,是指香阁浓睡的女子醒来,无心梳洗,懒于修饰。此处虽不明白言情,而从“宿妆”不整的容态中自然溢露出一种难以言传的幽怨。结拍“一春芳意、三月和风,牵系人情”三句正面点示题旨。“一春芳意”与“三月和风”为对偶句,同是“牵系人情”的景物。这三句意思是:柳芽茁长的春意,萦拂柳条的春风,以及柳枝上的莺啼,柳树间的烟锁,无不牵系着闺中人的情思。“牵系”二字,切柳丝。全篇明以柳起,暗以柳结,中间所及,关涉到柳,联想古诗词中常用的柳的内涵自知“人情”为何。

  全词着意描写浓春烟景中,巧妙地将杨柳的丝缕和人物的纷乱心绪牵连绾合,衬写出香闺女子的春怨,情景交融,别具风情。

晏殊简介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在真、仁两朝从秘书省正字到知制诰,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谥元献。平生爱荐举贤才,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诗、文、词兼擅。《宋史》本传说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词作受冯延已的影响较深,与欧阳修并称「晏欧」。题材比较狭窄,对南唐词因袭成分较大。由于一生显贵,词作主要反映富贵闲适生活,以及在这种生活环境中产生的感触和闲愁。《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其代表作,其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传诵之名句。间或流露出旷达情怀,概括出对人们有启迪的人生哲理艺术风格和婉明丽,清新含蓄。所作皆为小令,善于即景抒情,以鲜明生动的形象,构成形神兼备的意境,写景重其精神,前人评为「更自神到」。语言精炼浑成。这是他的词作内容虽一般却能万口流传的主要原因。在小令的写作技巧上,晏殊有所发展,且使之日臻纯熟。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130多首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名句类别

抒情」 「动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拼音版 晏殊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1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