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离思五首·其四拼音版 元稹诗词_当当语文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南北朝元稹的《离思五首·其四
原文翻译: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离思五首·其四拼音版
céng jīng cāng hǎi nán wéi shuǐ ,chú què wū shān bú shì yún 。
qǔ cì huā cóng lǎn huí gù ,bàn yuán xiū dào bàn yuán jun1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元稹的诗词大全

《日高睡》 《定僧》 《惧醉(答卢子蒙)》 《褒城驿二首》 《指巡胡》 《杨子华画三首》 《象人》 《使东川。惭问囚》 《夜合》 《嘉陵水》 《和乐天题王家亭子》 《酬乐天重寄别》 《同醉(吕子元、庾及之、杜归和同隐客泛韦氏池)》 《和乐天梦亡友刘太白同游二首》 《逢白公》 《六年春遣怀八首(检得旧书三四纸)》 《秋夕远怀》 《酬杨司业十二兄早秋述情见寄》 《合衣寝》 《华之巫(景戌)》 《送杜元颖》 《四皓庙》 《暮秋》 《自述(一作王建宫词)》 《寄庾敬休》 《送岭南崔侍御》 《代曲江老人百韵(年十六时作)》 《鹿角镇(洞庭湖中地名)》 《含风夕(此后拾遗时作)》 《酬乐天叹损伤见寄》 《和乐天仇家酒》 《三月二十四日宿曾峰馆,夜对桐花,寄乐天》 《梦成之》 《使东川。骆口驿二首》 《菊花》 《酬李浙西先因从事见寄之作》 《题李十一修行里居壁》 《纪怀,赠李六户曹、崔二十功曹五十韵》 《后湖》 《奉和严司空重阳日同崔常侍崔郎中…登龙山落帽台佳宴》 《估客乐》 《酬乐天秋兴见赠…莫怪独吟秋兴苦比君校近二毛年》 《田野狐兔行》 《秋相望》 《虫豸诗。蛒蜂(三首)》 《哭女樊》 《悟禅三首寄胡果》 《山竹枝(自化感寺携来,至清源,投之辋川耳)》 《酬乐天待漏入阁见赠(时乐天为中书舍人予任翰林士)》 《为乐天自勘诗集因思顷年城南醉归马上递唱艳曲…成篇》 《有所教》 《邮竹》 《留呈梦得、子厚、致用(题蓝桥驿)》 《凭李忠州寄书乐天》 《酬知退》 《晚秋》 《春分投简阳明洞天作》 《织妇词》 《清都夜境(自此至《秋夕》,并年十六至十八时诗)》 《酬独孤二十六送归通州》 《酬乐天八月十五夜禁中独直玩月见寄》 《竹部(石首县界)》 《酬段丞与诸棋流会宿弊居见赠二十四韵(次用本韵)》 《使东川。嘉陵江二首》 《湘南登临湘楼》 《戏酬副使中丞见示四韵》 《三叹》 《虫豸诗。蟆子(三首)》 《第三岁日咏春风,凭杨员外寄长安柳》 《酬乐天东南行诗一百韵》 《离思五首》 《送孙胜》 《遣兴十首》 《见人咏韩舍人新律诗,因有戏赠》 《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上阳白发人》 《杂曲歌辞。侠客行》 《夏阳亭临望,寄河阳侍御尧》 《灯影》 《遣病(自此通州后作)》 《赠吴渠州从姨兄士则》 《遭风二十韵》 《谕宝二首》 《和乐天示杨琼》 《遣悲怀三首·其一》 《和乐天初授户曹喜而言志》 《使东川。望喜驿》 《赠双文》 《开元观闲居,酬吴士矩侍御三十韵(十八时作)》 《赠柔之》 《和乐天过秘阁书省旧厅》 《厅前柏》 《酬白乐天杏花园》 《酬哥舒大少府寄同年科第》 《酬乐天赴江州路上见寄三首》 《水上寄乐天》 《先醉》 《独夜伤怀赠呈张侍御(张生近丧妻)》 《和乐天高相宅》 《赠崔元儒》 《苦雨》

离思五首·其四译文及注释

译文曾经到临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若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

注释①曾经:曾经到临。经:经临,经过。②难为:这里指“不足为顾”“不值得一观”的意思。③除却:除了,离开。这句意思为:相形之下,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此句与前句均暗喻自己曾经接触过的一段恋情。④取次:草草,仓促,随意。这里是“匆匆经过”“仓促经过”或“漫不经心地路过”的样子。不应解释为“按次序走过”。例:宋陆游《秋暑夜兴》诗:“呼童持烛开藤纸,一首清诗取次成。”元朱庭玉《青杏子·送别》曲:“肠断处,取次作别离。”⑤花丛:这里并非指自然界的花丛,乃借喻美貌女子众多的地方,暗指青楼妓馆。⑥半缘:此指“一半是因为……”。⑦修道:指修炼道家之术。此处阐明的是修道之人讲究清心寡欲。⑧君:此指曾经心仪的恋人

离思五首·其四鉴赏二

  这首诗最突出的特色,就是采用巧比曲喻的手法,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主人公对已经失去的心上人的深深恋情。它接连用水、用云、用花比人,写得曲折委婉,含而不露,意境深远,耐人寻味。

  全诗仅四句,即有三句采用比喻手法。一、二两句,破空而来,暗喻手法绝高,几乎令人捉摸不到作者笔意所在。“曾经沧海难为水”。是从孟子“观于海者难为水”《孟子·尽心篇》脱化而来。诗句表面上是说,曾经观看过茫茫的大海,对那小小的细流,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它是用大海与河水相比。海面广阔,沧茫无际,雄浑无比,可谓壮观。河水,只不过是举目即可望穿的细流,不足为观。写得意境雄浑深远。然而,这只是表面的意思,其中还蕴含着深刻的思想。第二句,是使用宋玉高唐赋》里“巫山云雨”的典故。《高唐赋》序说:战国时代,楚襄王的“先王”(指楚怀王),曾游云梦高唐之台,“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愿荐枕席,王因幸之”。此女即“巫山之女”。她别离楚王时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楚王旦朝视之,果如其言,因此就为她立庙号曰“朝云”。显而易见,宋玉所谓“巫山之云”,——“朝云”,不过是神女的化身。元稹所谓“除却巫山不是云”,表面是说:除了巫山上的彩云,其他所有的云彩,都不足观。其实,他是巧妙地使用“朝云”的典故,把它比作心爱的女子,充分地表达了对那个女子的真挚感情。诗人表明,除此女子,纵有倾城国色、绝代佳人,也不能打动他的心,取得他的欢心和爱慕。只有那个女子,才能使他倾心相爱。写得感情炽热,又含蓄蕴藉。

  第三句“取次花丛懒回顾”,是用花比人。是说我即使走到盛开的花丛里,也毫不留心地过去,懒得回头观看。而他无心去观赏印入眼帘的盛开花朵的原因,第四句“半缘修道半缘君”便作了回答。含意是说他对世事,看破红尘,去修道的原故,这是其一。其二,是因为他失去心爱的她,再也不想看别的“花”了。统观全诗,不难看出,“取次花丛懒回顾”的原因,还是因为失去了“君”。“半缘修道”之说,只不过是遁辞罢了。

  作者在这首诗里采用种种比喻手法,曲折地表达对曾经相爱的女伴的深情,前三句紧扣主题,层层递进,最后一句才用画龙点睛之笔,揭示主题。这种写法构思集中,意脉贯通,清晰可见,感情跳动性不大。并不象古典诗词中有些作品那样,感情跳动幅度太大,象电影的蒙太奇镜头那样,令人几乎看不到端倪。譬如。辛弃疾念奴娇》(野棠花落),描写对歌女留恋和思慕的复杂心情,感情跳跃幅度特别大。它忽而写往昔的“轻别”;忽而写今日“故地重游”,楼空人去。物是人非,忽而又写幻想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其中省略许多衔接,思绪奔腾飞跃,令人颇费寻觅。当然,这并不是说,可以用感情跳跃幅度的大小,来作为评价作品优劣的标准。辛弃疾这首词也是脍炙人口的名篇,审美价值极高。

  在描写爱情的古典诗词中,有不少名篇佳作,都一直为人们喜闻乐见,引起人们的共鸣。譬如,王维的《相思》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它是用形象鲜明的红豆,象征美好而坚贞的爱情。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的诗句,是用一种执着到底的精神,表达对爱情坚贞不渝、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衷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句,则与王、李写爱情的诗不同,它是用一种绝对肯定与否定的生动比喻。来表达对爱情的至诚和专一。正由于它与众不同,所以能引起因为种种原因而失去爱人的人们的强烈共鸣。有人把这两句诗写在文学作品里。也有人写在书信中,用来表达对对方的痴情。这就充分说明元稹这首诗具有巨大的影响和艺术感染力。

离思五首·其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赏析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的意思: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

  以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隐喻爱情之深广笃厚,见过大海、巫山,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除了诗人所念、钟爱的女子,再也没有能使我动情的女子了。诗人的这个“心上人”,据说是双文,即诗人所写传奇《莺莺传》中莺莺的原型,诗人因双文出身寒门而抛弃她后,有八九年“不向花回顾”(《梦游春七十韵》)。又有人说此诗是为悼念亡妻韦丛而作,韦丛出身高门,美丽贤慧,二十七岁早逝后,诗人曾表示誓不再娶(《遣悲怀·之三》)。两句诗化用典故,取譬极高。前句典出《孟子·尽心上》“观于海者难为水”;后句典出宋玉《高唐赋序》“姜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后人引用这两句诗,多喻指对爱情的忠诚,说明非伊莫属、爱不另与。这两句诗还简缩为成语“曾经沧海”,还可比喻曾经经历过很大的场面,眼界开阔,见多识广,对比较平常的事物不放在眼里。

离思五首·其四鉴赏一

  首二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从《孟子·尽心》篇“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变化而来的。两处用比相近,但《孟子》是明喻,以“观于海”比喻“游于圣人之门”,喻意显明;而这两句则是暗喻,喻意并不明显。沧海无比深广,因而使别处的水相形见绌。巫山有朝云峰,下临长江,云蒸霞蔚。据宋玉《高唐赋序》说,其云为神女所化,上属于天,下入于渊,茂如松榯,美若娇姬。因而,相形之下,别处的云就黯然失色了。“沧海”、“巫山”,是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诗人引以为喻,从字面上看是说经历过“沧海”、“巫山”,对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实则是用来隐喻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如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其深广和美好是世间无与伦比的,因而除爱妻之外,再没有能使自己动情的女子了。

  “难为水”、“不是云”,情语也。这固然是元稹对妻子的偏爱之词,但像他们那样的夫妻感情,也确乎是很少有的。元稹在《遣悲怀》诗中有生动描述。因而第三句说自己信步经过“花丛”,懒于顾视,表示他对女色绝无眷恋之心了。

  第四句即承上说明“懒回顾”的原因。既然对亡妻如此情深,这里为什么却说“半缘修道半缘君”呢?元稹生平“身委《逍遥篇》,心付《头陀经》”(白居易和答诗十首》赞元稹语),是尊佛奉道的。另外,这里的“修道”,也可以理解为专心于品德学问的修养。然而,尊佛奉道也好,修身治学也好,对元稹来说,都不过是心失所爱、悲伤无法解脱的一种感情上的寄托。“半缘修道”和“半缘君”所表达的忧思之情是一致的,而且,说“半缘修道”更觉含意深沉。清代秦朝釪《消寒诗话》以为,悼亡而曰“半缘君”,是薄情的表现,未免太不了解诗人的苦衷了。

  元稹这首绝句,不但取譬极高,抒情强烈,而且用笔极妙。前两句以极至的比喻写怀旧悼亡之情,“沧海”、“巫山”,词意豪壮,有悲歌传响、江河奔腾之势。后面,“懒回顾”、“半缘君”,顿使语势舒缓下来,转为曲婉深沉的抒情。张弛自如,变化有致,形成一种跌宕起伏的旋律。而就全诗情调而言,它言情而不庸俗,瑰丽而不浮艳,悲壮而不低沉,创造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曾经沧海”二句尤其为人称诵。

元稹简介

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今河南省洛阳一带)人。幼年丧父,家境比较贫困。十五岁参加科举考试,明经及第。唐宪宗元和初,应制策第一,任左拾遗,历监察御史等职。曾因劾奏剑南东川节度使严砺等人的不法行为,得罪权贵,被贬为江陵士曹参军。他遭到这次打击后,转与宦官和权贵妥协,并通过宦官崔潭峻等人的推荐,得到穆宗李恒的重用,一度出任宰相。不久,调任同州刺史。文宗太和时,任武昌军节度使,死于任上,年五十三。元稹和白居易是好朋友,他们都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他的文学主张与白居易相近,提倡杜甫「即事名篇,无复倚傍」的精神,推动了新乐府运动的发展。他写过一些《乐府古题》和《新题乐府》,借用乐府的体裁,自出新意,借以「讽当时之事,以贻后代之人」。他还写过不少古诗和律诗,其中也有讽刺现实的,称作「古讽」、「律讽」。此外,他也还写过不少古今体艳诗和悼亡诗,言浅情深,在艺术上有较高的成就。他的诗在当时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元稹的诗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生疾苦,揭露了上层统治阶级的荒淫、腐朽,但深度、广度都不及白居易。诗的风格与白居易相近,都有语浅情深的特点。

名句类别

抒情」 「爱情」 「悼亡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离思五首·其四拼音版 元稹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