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片片飞风弄蝶,柳阴阴下水平桥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拼音版 张先诗词_当当语文网

花片片飞风弄蝶,柳阴阴下水平桥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张先的《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
原文翻译:
楼倚春江百尺高。烟中还未见归桡。几时期信似江潮。
花片片飞风弄蝶,柳阴阴下水平桥。日长才过又今宵。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拼音版
lóu yǐ chūn jiāng bǎi chǐ gāo 。yān zhōng hái wèi jiàn guī ráo 。jǐ shí qī xìn sì jiāng cháo 。
huā piàn piàn fēi fēng nòng dié ,liǔ yīn yīn xià shuǐ píng qiáo 。rì zhǎng cái guò yòu jīn xiāo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张先的诗词大全

《感皇恩(中吕宫)》 《菩萨蛮(般涉调)》 《熙州慢(赠述古·般涉调)》 《江城子(高平调)》 《梦仙乡(双调)》 《定西番(执胡琴者九人·般涉调)》 《百媚娘(双调)》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惜琼花》 《八宝妆(南吕宫)》 《长相思(潮沟在金陵上元之西·般涉调)》 《西江月(道调宫)》 《玉树后庭花(上元·般涉调)》 《山亭宴(湖亭宴别)》 《江南柳·隋堤远》 《玉联环(般涉调)》 《醉红妆(中吕调)》 《芳草渡(般涉调)》 《木兰花(晏观文画堂席上·般涉调)》 《卜算子慢(歇指调)》 《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 《南乡子(送客过余溪,听天隐二玉鼓胡琴·般涉调)》 《少年游慢(般涉调)》 《木兰花(送张中行·般涉调)》 《鹊桥仙(般涉调)》 《少年游(双调)》 《御街行(双调)》 《清平乐(般涉调)》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 《行香子(般涉调)》 《更漏子(般涉调)》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南歌子(林钟商)》 《迎春乐(小石调)》 《玉树后庭花(般涉调)》 《更漏子(流杯堂席上作·林钟商)》 《雨中花令(赠胡楚草)》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渔家傲·和程公辟赠(巴子城头青草暮)》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菩萨蛮(中吕调)》 《武陵春(双调)》 《河满子(陪杭守泛湖夜归)》 《木兰花(般涉调)》 《庆春泽(与善歌者·般涉调)》 《怨春风(高平调)》 《庆同天(即怨王孙)》 《江南柳·隋堤远》 《定风波令(再次韵送子瞻·般涉调)》 《相思令·苹满溪》 《宴春台慢(仙吕宫)》 《望江南(与龙靓·般涉调)》 《相思儿令(中吕宫)》 《生查子(双调)》 《系裙腰(般涉调)》 《破阵乐(钱塘·林钟商)》 《醉桃源(渭州作·仙吕调)》 《定风波令(般涉调)》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醉垂鞭(赠琵琶娘,年十二)》 《虞美人(述古移南郡·般涉调)》 《踏莎行(中吕宫)》 《青门引·春思》 《少年游(井桃·林钟商)》 《菩萨蛮·忆郎还上层楼曲》 《翦牡丹(舟中闻双琵琶·般涉调)》 《武陵春(般涉调)》 《虞美人(中吕调)》 《清平乐(大石调)》 《更漏子(林钟商)》 《沁园春(寄都城赵阅道·般涉调)》 《汉宫春(蜡梅)》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 《菩萨蛮(七夕·般涉调)》 《卜算子(般涉调)》 《燕归梁(高平调)》 《木兰花(邠州作·林钟商)》 《相思令(蘋满溪。柳绕堤)》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醉桃源(大石调)》 《双燕儿(歇指调)》 《感皇恩(道调宫)》 《翦牡丹(舟中闻双琵琶·般涉调)》 《庆佳节(双调)》 《天仙子(别渝州·仙吕调)》 《倾杯(青澜堂席上有感·般涉调)》 《惜双双(城上层楼天边路)》 《临江仙(高平调)》 《师师令(中吕宫)》 《南乡子(中吕宫)》 《谢池春慢·玉仙观道中逢谢媚卿》 《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双韵子(般涉调)》 《满江红(初春)》 《青门引·春思》 《凤栖梧(小石调)》 《玉联环(双调)》 《木兰花(和孙公素别安陆·般涉调)》 《夜厌厌(小石调)》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译文及注释

译文这个日日思念丈夫的妇女正在百尺高楼之上展望。她抱着多么大的希望啊。江上水气弥漫,船只在雾气中航行,远处看不清楚。她看着它们慢慢地驶近自己。她仔细地辨认,但都不是她所盼望的那一只。失望之余,她埋怨起他来,觉得他不如江潮有信。她和她的丈夫可能曾约定开春相见,谁知转瞬之间已到暮春。也可能别离时间太长,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天,眼前新的春天又快过去了,她怎么不苦恼呢。当看到风吹花瓣象蝶舞,柳丝下垂似与桥面相平。这个妇女触景生情感到悲伤。漫长的白天好容易才度过去,却又迎来了寂寞难耐的夜晚

注释⑴浣溪沙:唐代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又名“浣溪纱”“小庭花”等。⑵倚:表示楼的位置。⑶烟中还未见归桡:“烟”,在这里指江雾之类的水气。“桡[ráo]”,划船的桨,这里代指船。⑷期信:遵守预先约定的时日。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鉴赏

  这首《浣溪沙》为闺怨词。起首一句,写闺妇登高远望。楼高百尺,临江而立,故用一个“倚”字,指示位置。这位思妇正凭栏眺望,尽管她思念心切,但江上还不见丈夫乘船而归。“烟中还未见归桡”之“烟”,指江上的水气。

  桡即划船的桨,古诗词中常代指船。江上水气弥漫,白帆片片,由远而近驶来,她努力辨认,但都不是她所盼的那只归舟。失望之余,她埋怨起那远行之人来了,觉得他还不如江潮有信。古人谓潮涨潮落是有定期的,故李益乐府诗《江南曲》说:“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可与此句互证。丈夫没有如约归家,她虽说不出悔不“嫁与弄潮儿”的泼辣言语,但“几时期信似江潮”七个字却表现了她幽怨与期待的复杂心理

  过片两句以景传情,仍然表现那个妇女的思念之情。依然是其望中之景,但季节的变化,更强化了她的殷切思念。她和丈夫分手时可能曾约定春日重聚,谁知春天又一次来了,却不见人影。“花片片飞风弄蝶,柳阴阴下水平桥”,是写暮春的对偶句,上句写春归,不用平直之笔,而极写花落之状,形容它们风中飞舞,象蝴蝶相戏似的。“弄”,戏弄,指相戏。下一句的“阴阴”,形容柳荫幽暗的样子,和初春柳芽初吐远望如烟的景色不同。整句说绿柳荫浓,长条拂水,雨后新波与桥面相平。这景象使闺妇发出“日长才过又今宵”这样一声压抑已久的喟然长叹,是说漫长的白昼好容易才挨过去,却又迎来了寂寞难耐的夜晚,至此,把女子度日如年的离别之苦写得含蓄而又深沉。此词善于捕捉意象,创造意境,表现“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的情境,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张先简介

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天圣八年(1030)进士。历任宿州掾、吴江知县、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祐二年(1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又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元丰元年卒,年八十九。张先「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卷下)。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巧。初以《行香子》词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人称为「张三中」。后又自举平生所得意之三词: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归朝欢》);「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剪牡丹》),世称「张三影」。《宋史》无传,《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著有《张子野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他以登山临水、创作诗词自娱。词与柳永齐名,擅长小令,亦作慢词。其词含蓄工巧,情韵浓郁。题材大多为男欢女爱、相思离别,或反映封建士大夫的闲适生活。一些清新深婉的小词写得很有情韵。如《天仙子》,宋祁极为赞赏,称之为「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他自己也很得意,连同《归朝欢》中的「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剪牡丹》中的「柳径无人,堕飞絮无影」,自称「张三影」。《一丛花令》中有「沉思细想,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之句,刻划闺中怨女的心理活动极为细腻生动。贺裳在《皱水轩词话》中评此词尤为「无理而妙」。诗歌在当代也享有盛名。

名句类别

植物」 「天气」 「生活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花片片飞风弄蝶,柳阴阴下水平桥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拼音版 张先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1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