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气已能驱粉黛,举杯便可吞吴越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满江红·中秋夜潮拼音版 史达祖诗词_当当语文网

激气已能驱粉黛,举杯便可吞吴越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史达祖的《满江红·中秋夜潮
原文翻译:
万水归阴,故潮信盈虚因月。偏只到、凉秋半破,斗成双绝。有物指磨金镜净,何人拏攫银河决?想子胥今夜见嫦娥,沉冤雪。
光直下,蛟龙穴;声直上,蟾蜍窟。对望中天地,洞然如刷。激气已能驱粉黛,举杯便可吞吴越。待明朝说似与儿曹,心应折!
满江红·中秋夜潮拼音版
wàn shuǐ guī yīn ,gù cháo xìn yíng xū yīn yuè 。piān zhī dào 、liáng qiū bàn pò ,dòu chéng shuāng jué 。yǒu wù zhǐ mó jīn jìng jìng ,hé rén ná jué yín hé jué ?xiǎng zǐ xū jīn yè jiàn cháng é ,chén yuān xuě 。
guāng zhí xià ,jiāo lóng xué ;shēng zhí shàng ,chán chú kū 。duì wàng zhōng tiān dì ,dòng rán rú shuā 。jī qì yǐ néng qū fěn dài ,jǔ bēi biàn kě tūn wú yuè 。dài míng cháo shuō sì yǔ ér cáo ,xīn yīng shé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史达祖的诗词大全

《玉楼春(社前一日)》 《满江红·中秋夜潮》 《玉蝴蝶·晚雨未摧宫树》 《鹧鸪天·卫县道中有怀其人》 《恋绣衾(席上梦锡、汉章同赋)》 《留春令·咏梅花》 《风入松(茉莉花)》 《绮罗香·咏春雨》 《汉宫春(友人与星娘雅有旧分,别去则黄冠矣,托予寄情)》 《桃源忆故人(赋桃花)》 《西江月(赋木犀香数珠)》 《夜合花·柳锁莺魂》 《玉楼春(赋梨花)》 《临江仙·闺思》 《满江红·中秋夜潮》 《醉公子(咏梅寄南湖先生)》 《兰陵王(南湖同碧莲见寄,走笔次韵)》 《眼儿媚(寄赠)》 《齐天乐(湖上即席分韵得羽字)》 《阮郎归(月下感事)》 《隔浦莲(荷花)》 《湘江静》 《一翦梅(追感)》 《齐天乐(秋兴)》 《齐天乐·中秋宿真定驿》 《忆瑶姬(骑省之悼也)》 《八归·秋江带雨》 《绮罗香·咏春雨》 《祝英台近(蔷薇)》 《玉蝴蝶·晚雨未摧宫树》 《寿楼春·寻春服感念》 《海棠春令》 《玲珑四犯》 《醉落魄(浙江送人,时子振之官越幕)》 《留春令·咏梅花》 《临江仙·倦客如今老矣》 《临江仙·闺思》 《鹧鸪天·搭柳栏干倚伫频》 《凤来朝(五日感事)》 《贺新郎(湖上高宾王、赵子野同赋)》 《万年欢(春思)》 《夜合花·柳锁莺魂》 《满江红(书怀)》 《换巢鸾凤(梅意花庵作春情)》 《齐天乐(白发)》 《满江红·九月二十一日出京怀古》 《东风第一枝·咏春雪》 《夜行船·正月十八日闻卖杏花有感》 《鹧鸪天·卫县道中有怀其人》 《钗头凤(寒食饮绿亭)》 《惜黄花(九月七日定兴道中)》 《菩萨蛮(夜景)》 《西江月(舟中赵子野有词见调,即意和之)》 《庆清朝》 《八归·秋江带雨》 《眼儿媚(代答)》 《步月》 《齐天乐·中秋宿真定驿》 《瑞鹤仙(赋红梅)》 《菩萨蛮(赋软香)》 《解佩令·人行花坞》 《龙吟曲(问梅刘寺)》 《满江红·九月二十一日出京怀古》 《鹧鸪天·搭柳栏干倚伫频》 《菩萨蛮(赋玉蕊花)》 《过龙门(春愁)》 《鹊桥仙(七夕舟中)》 《西江月(闺思)》 《龙吟曲(陪节欲行留别社友)》 《贺新郎(六月十五日夜西湖月下)》 《三姝媚》 《留春令(金林檎咏)》 《齐天乐(赋橙)》 《寿楼春·寻春服感念》 《过龙门》 《玲珑四犯(京口寄所思)》 《鹧鸪天(灯市书事)》 《龙吟曲(雪)》 《点绛唇(六月十四日夜,与社友泛湖过西陵桥,已子夜矣。)》 《夜行船·正月十八日闻卖杏花有感》 《探芳信》 《东风第一枝·咏春雪》 《双双燕·咏燕》 《双双燕·咏燕》 《月当厅》 《玉簟凉》 《东风第一枝(灯夕清坐)》 《临江仙·倦客如今老矣》 《解佩令·人行花坞》 《夜合花(赋笛)》 《杏花天(清明)》 《于飞乐(鸳鸯怨曲)》 《东风第一枝(壬戌闰腊望,雨中立癸亥春,与高宾王各赋)》

满江红·中秋夜潮创作背景

  中秋海潮,是大自然的壮观景象。早在北宋,苏轼就写过《八月十五看潮五绝》,其首绝曰:“定知玉兔十分圆,已作霜风九月寒。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南宋辛弃疾也写过《摸鱼儿·观潮上叶丞相》等上乘之作。史达祖这首题为“中秋夜潮”的《满江红》,在某种程度上看,就正是继承苏、辛“豪放”词风之作,它写出了夜潮的浩荡气势,写出了皓洁的中秋月色,更借此而抒发了自己胸中的一股激情,令人读后产生如闻钱塘潮声击荡于耳的感觉。

满江红·中秋夜潮赏析

  史达祖本来是一位“婉约派”的词人。前人之所以盛赞他,主要是因为他具有那种婉丽细腻的词风。其实,他的词风并不局限于“婉约”一路。像这首词,就抒发了他胸中不常被人看见的豪气激情,在风格上也显得沉郁顿挫、激昂慷慨,这就可以大大帮助读者加深对其人、其词的全面了解。

  因为是写“中秋夜潮”,所以全词就紧扣海潮和明月来写。开头两句“万水归阴,故潮信盈虚因月”,即分别交待了潮与月两个方面,意谓:水归属于“阴”,而月为“太阴之精”,因此潮信的盈虚——潮涨潮落,皆与月亮的圆缺有关。这里所用的“归”和“盈虚”两组动词,就为下文的描写江潮夜涨,蓄贮了巨大的“势能”。试想:大江东去,这其中本就蓄积了多少的“力量”。此时,在月球的引力下,它又要返身过来,提起它全身的气力向钱塘江中扑涌而去,这更该何等壮观惊险!故而在分头交待过潮与月之后,接着就把它们合起来写:“偏只到,凉秋半破,斗成双绝”。意为只有逢到每年的中秋(即“凉秋半破”时),那十分的满月与“连山喷雪”而来的“八月潮”(李白横江词》:“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才拼合(“斗成”:拼成)成了堪称天地壮观的“双绝”奇景。它们“壮”在何处、“奇”在何处呢?以下两句即分写之:“有物揩磨金镜净”是写月亮,它似经过什么人把它重加揩磨以后那样,越发显得明亮澄圆:“何人拏攫银河决”是写江潮,它就像银河被人挖开了一个缺口那样,奔腾而下。对于后者,不妨引一节南宋人周密描绘浙江(即钱塘江)潮的文字来与之参读,以加强感性认识。《武林旧事》卷三《摸鱼儿(观潮上叶丞相)拼音版翻译">观潮》条里写道:“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为最盛。方其远出海门,仅如银线;既而渐近,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雄豪。”至于前者(中秋之月),则前人描写多矣,无须赘引。总之,眼观明月,耳听江潮,此时此地,怎能不引起惊叹亢奋之情?但由于观潮者的身世际遇和具体心境不同,所以同是面对这天下“双绝”,其联想和感触亦自不同。比如宋初的潘阆,他写自己观潮后的心情是“别来几向梦中看,梦觉尚心寒”(《酒泉子》),主要言其惊心动魄之感;苏轼则在观潮之后,“笑看潮来潮去,了生涯”(《南歌子》),似乎悟得了人生如“潮中之沙”(“寓身化世一尘沙”)的哲理;而辛弃疾则说:“滔天力倦知何事?白马素车东去。堪恨处,人道是、子胥冤愤终千古”(《摸鱼儿》),在他看来,那滔天而来的白浪,正是伍子胥的幽灵驾着素车白马而来!但是史达祖此词,却表达了另一种想象与心情:“想子胥今夜见嫦娥,沉冤雪。”这里的一个着眼点在于“雪”字:月光是雪白晶莹的,白浪也是雪山似地喷涌而来,这岂不象征着伍子胥的“沉冤”已经洗雪干净!——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写时近中秋、月夜泛湖的情景道:“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又云:“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这实际是写他“通体透明”、“肝胆冰雪”的高洁人品。史词的“子胥见嫦娥”则意在借白浪皓月的景象来表达伍子胥那一片纯洁无垢的心迹,也借此而为伍子胥一类忠君爱国而蒙受冤枉的豪杰平反昭雪。按:公元1204年夏(史料记载为嘉泰四年五月),韩侂胄在定议伐金之后上书宁宗,追封岳飞为“鄂王”;次年四月,又追论秦桧主和误国之罪,改谥“谬丑”。韩氏之所为,其主观目的姑且不论,但在客观上却无疑大长了抗战派的志气,大灭了投降派的威风,为岳飞伸张了正义。史达祖身为韩侂胄的得力幕僚,他在词里写伍子胥的沉冤得以洗雪,恐即与此事有关。它使读者明白:史氏虽身为“堂吏”,胸中亦自有其政治上的是非爱憎,以及对于国事的关注之情。

  下阕继续紧扣江潮与明月来写。“光直下,蛟龙穴”是写月,兼顾海:月光普泻,直照海底的蛟龙窟穴:“声直上,蟾蜍窟”是写潮,兼及月:潮声直震蟾蜍藏身的月宫。两个“直”字极有气势,极有力度,充分显示了中秋夜月与中秋夜潮的伟观奇景。“对望中天地,洞然如刷”,则合两者写之:天是洁净的天,月光皓洁,“地”是洁净的“地”,白浪喷雪;上下之间,一派“洞然如刷”,即张孝祥所谓“表里俱澄澈”的晶莹世界。对此,词人的心又一次为之而激动万分、“激气已能驱粉黛,举杯便可吞吴越。待明朝说似与儿曹,心应折!”这前两句,正好符合了现今所谓的“移情”之说。——按照这种“移情论”,在创作过程中,物我双方是可以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比如,把“我”的情感移注到“物”中,就会出现象杜甫春望》“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类的诗句;而“物”的形相、精神也同样会影响到诗人的心态、心绪,如人见松而生高风亮节之感,见梅而生超尘脱俗之思,见菊而生傲霜斗寒之情。史词明谓“激气已能”、“举杯便可”,这后两个词组就清楚地表达了他的这种激气豪情,正是在“光直下”、“声直上”的伟奇景色下诱发和激增起来的。——当然,这也与他本身含有这种激气豪情的内在条件有关。在外物的感召之下,一腔激情直冲云霄,似乎能驱走月中的粉黛(美人);这股激情又使他举杯酌酒,似乎一口能吞下吴越两国。这两句自是“壮词”。一则表现了此时此地作者心胸的开阔和心情的激昂;另一则——如果细加玩味的话,也不无包含有对于吴王夫差、越王勾践这些或者昏庸、或者狡狯的君王,以及那当作“美人计”诱饵的西施的憎恶与谴责,因为正是他们共同谋杀了伍子胥!所以这两句虽是写自己的激气与豪情,但仍是暗扣“月”(粉黛即月中仙女)、“潮”(吴越之争酿出子胥作涛的故事)两方面来展开词情的,因此,并不能视为走题。末两句则“总结”上文,词人说:若是明朝把我今夜观潮所见之奇景与所生之豪情说与你辈(“儿曹”含有轻视之意)去听,那不使你们为之心胆惊裂才怪呢!词情至此,达到高潮,也同时戛然中止,令人如觉有激荡难遏的宏响嗡嗡回旋于耳畔。

史达祖简介

史达祖1163~1220?年,字邦卿,号梅溪,汴(河南开封)人。一生未中第,早年任过幕僚。韩侂胄当国时,他是最亲信的堂吏,负责撰拟文书。韩败,史牵连受黥刑,死于贫困中。史达祖的词以咏物为长,其中不乏身世之感。他还在宁宗朝北行使金,这一部分的北行词,充满了沉痛的家国之感。今传有《梅溪词》。存词112首。

名句类别

人生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激气已能驱粉黛,举杯便可吞吴越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满江红·中秋夜潮拼音版 史达祖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3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