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拼音版 李清照诗词_当当语文网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李清照的《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原文翻译: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拼音版
hán rì xiāo xiāo shàng suǒ chuāng ,wú tóng yīng hèn yè lái shuāng 。jiǔ lán gèng xǐ tuán chá kǔ ,mèng duàn piān yí ruì nǎo xiāng
qiū yǐ jìn ,rì yóu zhǎng ,zhòng xuān huái yuǎn gèng qī liáng 。bú rú suí fèn zūn qián zuì ,mò fù dōng lí jú ruǐ huá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清照的诗词大全

《庆清朝慢(禁幄低张)》 《怨王孙(春暮)》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念奴娇·春情》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摊破浣溪沙(揉破黄金万点轻)》 《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摊破浣溪沙·揉破黄金万点轻》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转调满庭芳·芳草池塘》 《点绛唇·蹴罢秋千》 《点绛唇(蹴罢秋千)》 《鹧鸪天·桂花》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诉衷情(夜来沈醉卸妆迟)》 《懈恋花》 《浣溪沙(绣幕芙蓉一笑开)》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瑞鹧鸪(双银杏)》 《行香子·天与秋光》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偶成(十五年前花月底)》 《临江仙·梅》 《念奴娇·春情》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蝶恋花·上巳召亲族》 《夏日绝句》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忆秦娥(临高阁)》 《浣溪沙·髻子伤春慵更梳》 《行香子(天与秋光)》 《孤雁儿·世人作梅诗》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行香子(草际鸣蛩,惊落梧桐)》 《声声慢·寻寻觅觅》 《浪淘沙·帘外五更风》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临江仙·梅》 《长寿乐·南昌生日》 《点绛唇·蹴罢秋千》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己深)》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点绛唇·闺思》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浣溪沙·髻子伤春慵更梳》 《钓台》 《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 《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 《鹧鸪天·桂花》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武陵春(风住生香花已尽)》 《满庭芳·小阁藏春》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浣溪沙·闺情》 《蝶恋花(永夜恹恹欢意少)》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多丽·咏白菊》 《永遇乐·落日熔金》 《绝句(生当作人杰)》 《满庭芳(芳草池塘)》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念奴娇(萧条庭院)》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长寿乐(微寒应候)》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清平乐(年年雪里)》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被翻红浪)》 《行香子·天与秋光》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庆清朝·禁幄低张》 《瑞鹧鸪(风韵雍容未甚都)》 《武陵春·春晚》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声声慢(寻寻觅觅)》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满庭芳(小阁藏春,闲窗锁昼)》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 《声声慢·寻寻觅觅》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浪淘沙·帘外五更风》 《殢人娇(玉瘦香浓)》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译文及注释

译文深秋惨淡的阳光渐渐地照到镂刻着花纹的窗子上,梧桐树也应该怨恨夜晚来袭的寒霜。酒后更喜欢品尝团茶的浓酽苦味,梦中醒来特别适宜嗅闻瑞脑那沁人心脾的余香。秋天快要过去了,依然觉得白昼非常漫长。比起王粲登楼赋》所抒发的怀乡情,我觉得更加凄凉。不如学学陶渊明,沉醉酒中以摆脱忧愁,不要辜负东篱盛开的菊花

注释萧萧:凄清冷落的样子。原为象声词,如风声、雨声、草木摇落声、马蹄声。《诗经·小雅·车攻》有“萧萧马鸣”,《楚辞·九怀·蓄英》有“秋风兮萧萧”,《史记·刺客列传》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琐窗:镂刻连锁纹饰之窗户。多本作锁窗,当以琐窗为胜。酒阑:酒尽,酒酣。阑:残,尽,晚。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有“酒阑”,裴骃集解曰“阑,言希也。谓饮酒者半罢半在,谓之阑。”文选·谢庄《宋孝武宣贵妃诔》有“白露凝兮岁将阑”,李善注曰“阑,犹晚也”。团茶:团片状之茶饼,饮用时则碾碎之。宋代有龙团、凤团、小龙团等多种品种,比较名贵。欧阳修《归田录》卷二:“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团茶,凡八饼重一斤。”瑞脑:即龙涎香,一名龙脑香。仲宣:王粲,字仲宣,汉末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其《登楼赋》抒写去国怀乡之思,驰名文坛。随分:随便,随意。尊前:指宴席上。尊:同“樽”。东篱菊蕊黄:化用陶渊明《饮酒二十首》的“采菊东篱下”句。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创作背景

  这首词写秋景,寄乡愁,应是李清照晚期作品。依词中“仲宣怀远”和“莫负东篱”两句,这首词大概作于李清照南渡后不久,时间大约是公元1128年(宋高宗建炎二年),那时赵明诚正在江宁任知府。

  此词写作时间尚有争议,有人认为是李清照“晚年流寓越中所作”,当时赵明诚已去世,“茶苦”和“梦断”二语是暗寓作者的亡夫之痛。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赏析

  这首词的感情调子是比较低沉的。社会乱离,客居异地,词人在词中寄托了家国之思,有着身世飘零的感遇。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

  “寒日”,是说阳光有些惨淡、冷清。词中所写是秋天,并非冬日。太阳慢慢升高了,一点一点照射到窗上,看上去很明亮,却给人以冷落萧索之感。“萧萧”,一般用来形容风雨,这里是说阳光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萧瑟的秋风一样,有些凄冷。用“萧萧”形容“寒日”,一下子便给深秋的清晨带来迟暮的气氛,也为全词点染了一个色调凄清的背景。“琐窗”,雕刻有连环图案的窗子。从它前面的“上”字来看,太阳光照射到窗上,有一个慢慢移动的过程,说明主人公一直久久地注视着,心绪茫然。“琐”,一作“锁”。

  “梧桐”一句,又在凄清中抹上了一层暗淡的色彩。主人公朝窗外望去,曾经茂盛苍翠的梧桐树无言独立,一枝一叶似乎都凝结着愁怨:它们一定是对夜间的寒霜心有恨意吧。梧桐因天气转冷、霜露渐重而开始落叶凋零,但草木无知,本不能恨,词人采用拟人的手法,将自己的感受融入其中。其时,清照遭遇国难,流落他乡,逢秋作客,不禁倍感凄清和愁怨。不过,她并不直抒胸臆,而是含而不露,移情入景,借梧桐之恨,传达自己的情绪。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酒阑”,即酒意将尽。主人公喝完酒后,再喝上几杯团茶,那又浓又苦的滋味正是她所喜好。“团茶”即茶饼,宋代有为进贡而特制的龙团、凤团,印有龙凤纹,最为名贵。茶能解酒,特喜苦茶,说明酒饮得很多。主人公并非酒徒,其所以如此,无非是心情苦闷,借酒排遣。从梦中醒来之后,只觉瑞脑散发出的清香,沁人心脾。“瑞脑”,熏香名,又名龙脑,以龙脑木蒸馏而成。至于她做的是什么梦,又因何而断,这都留给读者去想象

  这两句叙写主人公在寂寞秋日自遣自慰的情状。“更喜”和“偏宜”两词,表面上写乐,实际上是写悲。酒饮得多,表明愁重。苦茶虽宜解酒,但那只是生理上的。精神上的苦闷,根本不是借酒浇愁、饮茶解醉所能排解。“偏宜”,表面是说香气宜人,实则是说环境的清冷静寂,因为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让人更加明显地感觉到熏香的香气。主人公在燃香独坐、默然沉思中,似乎获得了片刻的宁静,但其内心深处,仍是愁云恨雾,挥之不去。这种以闲写愁的笔法,是很耐人寻味的。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凄凉。”

  秋天已经过完,白天还是那么长,比起仲宣怀念远方家乡,主人公更觉凄凉。夏至以后,白天逐渐变短,到秋尽时,主人公却觉得白天还是那么长。看似无理,实则有因。终日被思念故土的愁苦所煎熬,自然会产生日长难挨、度日如年的感觉。

  “仲宣”一句用了王粲典故。王粲(177-217),字仲宣,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人,少时即以文才见长,是“建安七子”之一。董卓之乱时,他避乱荆州,依附刘表,但未被重用。在荆州他写了《登楼赋》,抒发壮志未酬、怀乡思归的抑郁心情。此时,词人因“靖康之难”、北宋沦亡而背井离乡,其身世、情怀与仲宣相仿,故借以自况,其思归不得的幽怨之情似乎还要强烈,因此说“更凄凉”。这一典故的容量是很大的,包含了道不尽的身世之感、乱离之苦。

  “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随分”,随便,含有随遇而安的意思。飘零的命运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日思夜想的故土不知何日才能重归,总不能一直凄凉感伤,被无边的愁苦压倒吧。不如端起杯中美酒,随意痛饮,别辜负了东篱盛开的菊花。“东篱”,种菊花的地方,语出陶渊明饮酒》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本来是借酒浇愁,却又故作达观;而表面上的达观,实际隐含着悲愁难遣的家国之思。因此,把酒对菊绝非赏心乐事,而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排遣。这种自宽自慰的说法,看似轻松,实则含怨。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1081─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元祐后四学士之一,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崇宁元年(1102),徽宗以绍述神宗为名,任蔡京、赵挺之为左右相,立元祐党人碑,以司马光等百二十人为「奸党」,其父列名党籍,清照以诗上挺之。崇宁二年(1103),明诚出仕,矢志撰述以访求、著录古代金石文字为职志的《金石录》一书。大观元年(1107),蔡京复相,挺之卒。蔡京以挺之为元祐大臣所荐,为庇元祐「奸党」,追夺所赠官。明诚、清照夫妇因此屏居青州(今山东益都)乡里十年。宣和二年(1120)蔡京致仕后,明诚起知莱州(今山东掖县),此后又自莱移淄。靖康之难后。明诚奔母丧南下,知江宁府,清照载书至建康。建炎三年,赵明诚卒。离京自建康出走浙中,清照随亦入浙,经台、嵊、黄岩,从御舟海道至温州,复至越州,衢州,于绍兴二年(1132)赴杭州。绍兴四年,作《金石录后序》。绍兴中,以《金石录》表上于朝。卒年约七十馀。善属文,于诗尤工。《宋史·艺文志》著录《易安居士文集》七卷,俱不传。清照创词「别是一家」之说,其词创为「易安体」,为宋词一家。词集名《漱玉集》,今本皆为后人所辑。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称词家三李。(沈去矜)清照以一妇人,而词格乃抗轶周柳,虽篇帙无多,固不能不宝而存之,为词家一大宗矣。(《四库提要》)李易安作重阳《醉花阴》词,函致赵明诚云云。明诚自愧勿如。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销魂』三句绝佳。」正易安作也。(《词苑丛谈》)李易安词,独辟门径,居然可观,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铸语则多生造,妇人有此,可谓奇矣。(《白雨斋词话》)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间烟火者。(同上书)

名句类别

食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拼音版 李清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4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