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他有甚堪悲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拼音版 辛弃疾诗词_当当语文网

问他有甚堪悲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辛弃疾的《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
原文翻译:
夜月楼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来去。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
随分杯盘,等闲歌舞。问他有甚堪悲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
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拼音版
yè yuè lóu tái ,qiū xiāng yuàn yǔ 。xiào yín yín dì rén lái qù 。shì shuí qiū dào biàn qī liáng ?dāng nián sòng yù bēi rú xǔ 。
suí fèn bēi pán ,děng xián gē wǔ 。wèn tā yǒu shèn kān bēi chù ?sī liàng què yě yǒu bēi shí ,zhòng yáng jiē jìn duō fēng yǔ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辛弃疾的诗词大全

《水调歌头(寿赵漕介庵)》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定风波(三山送卢国华,约上元重来)》 《定风波(再用韵和赵晋臣敷文)》 《临江仙(醉宿崇福寺,寄祐之弟,祐之以仆醉先归)》 《鹧鸪天(寿吴子似县尉,时摄事城中)》 《木兰花慢·可怜今夕月》 《丑奴儿(醉中有歌此诗以劝酒者,聊隐括之)》 《添字浣溪沙(用前韵谢传岩叟餽名花鲜罩)》 《瑞鹤仙(寿上饶倅洪莘之,时摄郡事,且将赴漕事)》 《汉宫春·会稽秋风亭观雨》 《贺新郎(题传岩叟悠然阁)》 《六州歌头》 《念奴娇·赋雨岩》 《水调歌头(自湖北漕移湖南,总领王、赵守置酒南楼,席上留别)》 《清平乐(检校山园书所见)》 《清平乐(谢叔良惠木犀)》 《洞仙歌(丁卯八月病中作)》 《瑞鹤仙·赋梅》 《贺新郎(韩仲止判院山中见访,席上用前韵)》 《江神子(闻蝉蛙戏作)》 《南乡子(无题)》 《水调歌头·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 《忆王孙(集句)》 《如梦令(赋梁燕)》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好事近·中秋席上和王路钤》 《新荷叶(再和前韵)》 《声声慢(送上饶黄倅职满赴调)》 《杏花天(嘲牡丹)》 《水龙吟(题瓢泉)》 《菩萨蛮·送曹君之庄所》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生查子·重叶梅》 《生查子(山行寄杨民瞻)》 《江城子(戏同官)》 《玉楼春·风前欲劝春光住》 《昭君怨(送晁楚老游荆门)》 《沁园春·灵山斋庵赋时筑偃湖未成》 《蝶恋花(席上赠杨济翁侍儿)》 《锦帐春·席上和叔高韵》 《念奴娇(赠夏成玉)》 《木兰花慢·中秋饮酒将旦客谓前人诗词有赋待月无送月者因用天问体赋》 《定风波(施枢密席上赋)》 《鹧鸪天(和赵晋臣敷文韵)》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最高楼(闻前冈周氏旌表有期)》 《朝中措(崇福寺道中归寄祐之弟)》 《满江红·送李正之提刑入蜀》 《虞美人(赵文鼎生日)》 《满江红(游南岩和范廓之韵)》 《祝英台近·晚春》 《水龙吟(用些语再题瓢泉,歌以饮客,声韵甚谐,客为之酹)》 《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 《水调歌头(再用韵呈南涧)》 《兰陵王(赋一丘一壑)》 《临江仙(戏为期思詹老寿)》 《水龙吟·载学士院有之》 《水调歌头(汤坡见和、用韵为谢)》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婆罗门引(用韵别郭逢道)》 《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摸鱼儿(两岩有石状怪甚,取离骚九歌名曰山鬼,因赋摸鱼儿,改名山鬼谣)》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贺新郎(赋水仙)》 《上西平·送杜叔高》 《菩萨蛮(坐中赋樱桃)》 《浣溪沙(常山道中)》 《鹊桥仙(赠鹭鸾)》 《浣溪沙(漫兴作)》 《感皇恩·滁州为范倅寿》 《雨中花慢(关于似见和,再用韵为别)》 《如梦令(赠歌者)》 《踏莎行(春日有感)》 《浣溪沙(黄沙岭)》 《鹧鸪天(游鹅湖醉书家壁)》 《满江红·山居即事》 《江神子·赋梅寄余叔良》 《鹧鸪天(戏题村舍)》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永遇乐(赋梅雪)》 《满江红(送信守郑舜举郎中赴召)》 《生查子·独游雨岩》 《东坡引(花梢红未足)》 《新荷叶(赵茂嘉、赵晋臣和韵见约初秋访悠然,再用韵)》 《酒泉子(无题)》 《贺新郎(题赵兼善东山园小鲁亭)》 《玉楼春(戏赋云山)》 《鹧鸪天·送人》 《念奴娇(双陆和坐客韵)》 《满江红·山居即事》 《临江仙(停云偶作)》 《汉宫春·会稽蓬莱阁怀古》 《鹧鸪天(祝良显家牡丹一本百朵)》 《水调歌头(即席和金华杜仲高韵,并寿诸友,惟酹乃佳耳)》 《粉蝶儿·和赵晋臣敷文赋落花》 《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祝英台近·晚春》

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赏析一

  此词作于公元一一九〇年(绍熙元年庚戌)八月十七日夜。篆冈,是辛弃疾在上饶的带湖别墅中的一个地名。小酌,便宴。此词就是在这次吟赏秋月的便宴上即兴写成的。  

  上片写带湖秋夜的幽美景色,见出秋色之可爱,说明古人悲愁没有多少理由。“夜月楼台,秋香院宇”二句对起,以工整清丽的句式描绘出迷人的夜景:在清凉幽静的篆冈,秋月映照着树木荫蔽的楼台,秋花在庭院里散发着扑鼻的幽香。第三句“笑吟吟地人来去”,转写景中之人,十分浑然一体。这七字除了一个名词“人”之外,全用动词与副词,衬以一个结构助词“地”,使得人物动态活灵活现,欢乐之状跃然纸上。秋景是如此令词人和他的宾客们赏心悦目,他不禁要想,为什么自古以来总有些人,一到秋天就悲悲戚戚呢?当年宋玉大发悲秋之情,究竟为了什么?  

  上片末二句:“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用设问的方式否定了一般文人见秋即悲的孱弱之情。宋玉的名作《九辩》中颇多悲秋的句子,如“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等等。辛弃疾这两句,对此加以否定。应该说,当年宋玉之悲秋,是有一定缘由的,辛弃疾这里不过是聊将宋玉代指历来悲秋的文人,以助自己抒情的笔势,这是对古事的活用。由这两句的语意看来,悲秋似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只有敞开胸怀,纵情吟赏秋色才是通达的啰!每个读者初读到此,情不自禁地产生这样的联想,而顺着作者这个表面的语调和逻辑继续阅读下去,思考下去。 

  其实,作者的本意并不在此!读了词的下片读者才知辛弃疾最终是要肯定悲秋之有理。只不过,他之所谓悲“秋”,已不同于传统文人的纯粹感叹时序之变迁与个人身世之没落,而暗含了政治寄托的深意。 

  上片那些欲擒故纵的抒写,乃是一种高明的蓄势反跌之法。换头三句“随分杯盘,等闲歌舞,问他有甚堪悲处?”仍故意延伸上片否定悲秋的意脉,把秋天写得更使人留恋。秋夜不但有优美的自然景色,而且还有赏心悦目的好事,可以随意小酌,可以随便地欣赏歌舞,还有什么值得悲伤的事呢?就这样,在上片“是谁秋到便凄凉”一个问句之后,作者又在下片着力地加上了一个意思更明显的反问,把自己本欲肯定的东西故意推到了否定的边缘。末二句突然作了一个笔力千钧的反跌:“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这一反跌,跌出了此词悲秋的主题思想,把上面大部分篇幅所极力渲染的“不必悲”、“有甚悲”等意思全盘推翻了。到此人们方知,一代豪杰辛弃疾也是在暗中悲秋的。他悲秋的理由是,重阳节快来了,那凄冷的风风雨雨将会破坏人们的幸福和安宁。  

  “重阳节近多风雨”一句,化用北宋诗人潘大临咏重阳的名句“满城风雨近重阳”,这正是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说的“借古人之境界为我之境界”。辛弃疾之所谓“风雨”,一语双关,既指自然气候,也暗喻政治形势之险恶。稼轩作此词时,国势极弱,国运日衰,而向来北兵也习惯于在秋高马肥时对南朝用兵,远的不说,公元一一六一年(绍兴三十一年)金主完颜亮率三十二路军攻宋之役,就是在九月份发动的。稼轩《水调歌头》(落日塞尘起)一阕就有“胡骑猎清秋”的警句。鉴于历史的教训,闲居带湖的辛弃疾在密切注视政坛情况变化时,不会不想到边塞的情况。此词实际上表达了作者对当时政局的忧虑之情。这首词通过时节变化的描写来反映对现实生活的深沉感慨,气度从容;欲擒欲纵,文法曲折多变;巧妙采用前人诗句,辞意含蓄;通过比兴等手法,寄托政治感想。

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赏析二

  题目写明,这首词作于庚戌年,即南宋光宗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中秋后二夕,即中秋后二日之夜晚;带湖篆冈,作者辛弃疾在上饶的带湖别墅的一处地名;小酌,小宴。就是说,这个作品是在1190年8月17日之夜带湖别墅篆冈的一次小宴上写成的。当时南宋的国力很弱,随时面临着金兵南进的威胁,特别是在秋高马肥的季节;作者一生力主抗金北伐,并提出有关方略,都没有被采纳;42岁遭谗落职,退居江西,此时已年届半百,忧国之心甚切,但在词中却表现得深沉含蓄,只是借写节序来寄托自己对政局的忧虑,颇有一点“欲说还休”的味道;正因为如此,其情感更见沉郁悲慨,以比兴“风雨”一笔点出题旨,也格外撼人心弦。章法曲转,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摇曳生姿,于短小的篇幅中回环反复,不断蓄势,铺垫反衬,到点睛处给人以石破天惊之感。笔重千钧而气度从容,非词家老手断难做到这样一点。

  作品先写带湖秋夜景色:篆冈的楼台为皎洁的明月所照亮,庭院里散发出秋花秋果的清香,秋天的景色多么美好啊。这就同历来多愁善感地写悲秋词章的文人唱了反调,为下文铺垫蓄势。接着写景中之人,“笑吟吟地人来去”,秋景是美好的,赏景的人来来往往,也都是“笑吟吟地”,纵情饮酒看月。情景历历,如在画中。写到这里,自然要引出问题:“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前二层正面写了赏秋和乐秋,作了足够的铺垫,这一层自然要诘难和否定悲秋的人:是什么人一到秋季就感叹时序由盛变衰,联想到个人的不得志,从而凄凉感伤,大写“悲哉秋之为气也”?回答是:当年宋玉悲秋之词就有如许之多,影响又有如许之广(参见宋玉《九辩》)。当然,宋玉只不过是一个典型,历代文人写悲秋文章的还有许许多多,他们大多只从“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自然景观和“贫士失职而志不平”的个人身世出发,这就大可不必了。

  换头继续反驳宋玉式的悲秋,说是秋天到来之后,照样可以随意饮酒,随意吃菜,随意欣赏歌舞,随意观看天上的秋月,欣享庭院中秋花秋果的清香,问他还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呢?到此铺垫已经很多,蓄势也已十分充足,该是打开真情流泻的闸门,让思想的浪峰纵情奔流的时候了。于是,结末反跌下来:“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北宋诗人潘大临就曾写过“满城风雨近重阳”的名句,稼轩词暗中化用这个诗句,忧虑重阳节快到时,那多风多雨的天气会给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方便,更不用说看月赏花了。这是双关,也是比兴,“风雨”不仅是自然的,更多的还是暗喻南宋的政治形势,担心金兵于秋高马肥之时前来进攻,他多年之前的词作《水调歌头》就曾写到“落日塞尘起,胡骑猎清秋”。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统治者常在秋高马肥的时节犯扰中原,1161年秋季金主完颜亮率兵南侵一事,给稼轩留下极深的印象,他写的“胡骑猎清秋”,即指此事而言。现在中秋又过,快近重阳,南宋朝廷风雨如磐,摇摇欲坠,如何能不忧虑悲愁呢?至此,我们知道词人辛稼轩也是暗中悲秋的;不过,他一不是为节候的萧疏而悲秋,二不是为个人身世的衰落而伤情,这二者都是他所反对的,他的悲秋有更深刻的政治原因,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他是为国家、民族的命运而悲秋,他所抒写的是对当时整个政治军事形势的忧虑。这首词用比兴手法,明写对节序的态度,暗写对政局的关注。

辛弃疾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初幼安,号稼轩,济南历城(今属山东)人。受学于亳州刘瞻,与党怀英为同舍生,号辛党。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兵南侵,中原起义军烽起。弃疾聚众二千,隶耿京为掌书记,奉表南归。高宗于建康召见,授右承务郎,任满。改广德军通判。乾道四年(1168),通判建康府,上《美芹十论》、《九议》,力主抗金并提出不少恢复失地的建议。乾道八年(1172)知滁州。淳熙元年(1174),辟江东安抚司参议官,迁仓部郎官,出为江西提点刑狱,调京西转运判官,差知江陵府兼湖北安抚,迁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五年(1178),召为大理少卿,出为湖北转运副使,改湖南转运副使。又改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创建飞虎军,雄镇一方,为江上诸军之冠,迁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淳熙八年(1181)冬,台臣王蔺劾弃疾「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落职,卜居上饶城北之带湖,筑室百楹,以稼名轩,自号稼轩居士,自是投闲置散凡十年。绍熙三年(1192),起为提点福建刑狱,次年,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以谏官黄艾、谢深甫论列,丐祠归。所居带湖雪楼毁于火,徙铅山期思之瓜山下,家居瓢泉长达八年。嘉泰三年(1203),起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于会稽创建秋风亭。四年,改知镇江府。开禧元年(1205),复以言者论列,奉祠归铅山。开禧三年,年六十八,葬铅山南十五里阳原山中。德祐元年(1275)追谥忠敏。平生以气节自负,功业自许,谋猷略远,然谗摈销沮,南归四十馀年间,大半皆废弃不用,故陈亮《辛稼轩画像赞》叹为「真鼠枉用,真虎不用」。其胸中古今,用资为词,激昂排宕,别开生面,不可一世。《宋史》有传。有《稼轩集》,又有《稼轩奏议》一卷,均佚。今人辑有《稼轩诗文钞存》。词有四卷本《稼轩词》及十二卷本《稼轩长短句》两种。《四库总目提要》云:「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特起,能于翦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悲愤,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艺术风格多样,而以豪放为主。热情洋溢,慷慨悲壮,笔力雄厚,与苏轼并称为「苏辛」。《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而产生的消极情绪。

名句类别

四季」 「节日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问他有甚堪悲处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踏莎行·庚戌中秋后二夕带湖篆冈小酌拼音版 辛弃疾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5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