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愁满眼共谁论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拼音版 李之仪诗词_当当语文网

清愁满眼共谁论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李之仪的《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
原文翻译:
偶向凌歊台上望,春光已过三分。江山重叠倍销魂。风花飞有态,烟絮坠无痕。
已是年来伤感甚,那堪旧恨仍存。清愁满眼共谁论。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拼音版
ǒu xiàng líng xiāo tái shàng wàng ,chūn guāng yǐ guò sān fèn 。jiāng shān zhòng dié bèi xiāo hún 。fēng huā fēi yǒu tài ,yān xù zhuì wú hén 。
yǐ shì nián lái shāng gǎn shèn ,nà kān jiù hèn réng cún 。qīng chóu mǎn yǎn gòng shuí lùn 。què yīng tái xià cǎo ,bú jiě yì wáng sū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之仪的诗词大全

《临江仙(病中存之以长短句见调,因次其韵)》 《玉蝴蝶(坐久灯花开尽)》 《蓦山溪(采石值雪)》 《临江仙(知有阆风花解语)》 《谢池春·残寒销尽》 《西江月(醉透香浓斗帐)》 《南乡子(夏日作)》 《临江仙(景修席上再赋)》 《蓦山溪(次韵徐明叔)》 《临江仙(偶向凌歊台上望)》 《西江月(念念欲归未得)》 《采桑子(席上送少游之金陵)》 《临江仙(江东人得早梅,见约探题,且访梅所在,因携笺管,就赋花下)》 《朝中措(樊良道中)》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谢池春·残寒销尽》 《菩萨蛮·五云深处蓬山杳》 《千秋岁(咏畴昔胜会和人韵,后篇喜其归)》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蝶恋花(为爱梅花如粉面)》 《西江月(橘)》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江神子(阑干掐遍等新红)》 《更漏子(借陈君俞韵)》 《菩萨蛮·五云深处蓬山杳》 《千秋岁(万红暄昼)》 《丑奴儿(谢人寄蜡梅)》 《水龙吟(中秋)》 《浪淘沙(琴)》 《满庭芳(有碾龙团为供求诗者,作长短句报之)》 《青玉案(用贺方回韵,有所祷而作)》 《蓦山溪(少孙咏鲁直长沙旧词,因次韵)》 《清平乐(听杨姝琴)》 《浣溪沙(再和)》 《忆秦娥·用太白韵》 《清平乐(橘)》 《清平乐(再和)》 《千秋岁(和人)》 《万年欢》 《鹧鸪天(收尽微风不见江)》 《怨三三(登姑熟堂寄旧迹,用贺方回韵)》 《千秋岁(休嗟磨折)》 《浣溪沙(昨日霜风入绛帷)》 《南乡子·端午》 《朝中措(望新开湖有怀少游,用樊良道中韵)》 《忆秦娥(清溪咽)》 《蓦山溪(北观避暑次明叔韵)》 《临江仙(九十日春都过了)》 《青玉案(小篷又泛曾行路)》 《蝶恋花(席上代人送客,因载其语)》 《减字木兰花(揉花催柳)》 《采桑子(相逢未几还相别)》 《江神子(今宵莫惜醉颜红)》 《千秋岁(中秋才过)》 《千秋岁(再和前意)》 《浣溪沙(为杨姝作)》 《浣溪沙(梅)》 《南乡子·端午》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 《好事近(再和)》 《蓦山溪(神仙院宇)》 《临江仙(咏藏春玉)》 《天门谣》 《蓦山溪(金柔火老)》 《忆秦娥·用太白韵》 《减字木兰花(得金陵报,喜甚,从赵景修借酒)》 《千秋岁(用秦少游韵)》 《雨中花令》 《减字木兰花(乱魂无据)》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 《满庭芳(八月十六夜,景修咏东坡旧词,因韵成此)》 《浣溪沙(和人喜雨)》 《雨中花令(王德循东斋瑞香花)》 《谢池春(残寒销尽)》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赏析

  这首词,作于李之仪居今当涂期间的某年春天

  凌歊台,南朝宋孝武帝曾建避暑离宫于此。实际上,凌歊台并不很高(据《太平寰宇记》载仅高四十丈 ),只是因周围平旷,才望得很远。李之仪的这首词就是登此台远望之所得。目的在借景发挥,借登凌歊台以抒发内心的感慨

  “偶向凌歊台上望,春光已过三分。江山重叠倍销魂 。”起首用“偶向”二字,便透露出他平时幽居抑郁的心情。李之仪虽身在江南,心犹念汴京和故土(李之仪的家乡在今山东无棣 )。登高以眺远,自难免引起万千感触。但词人仅用“春光已过三分”一句概括他种种思绪,把无穷的空间感化作有限的时间感,从而收到含蓄蕴藉的审美效果。“ 销魂”一词,兼有极度高兴和极度伤心两方面的含义。

  “风花飞有态,烟絮坠无痕 。”飞花、坠絮,本都是自然形态的东西;但经过诗人的渲染,便都变成了含情物。飞花,指他人之乘风直上,舞态翩跹,得意非常;坠絮,喻己身之遭谤被逐,堕地沾泥,了无痕迹。

  下片点明题意 :“已是年来伤感甚,那堪旧恨仍存!清愁满眼共谁论?”“伤感甚”,指以往岁月里所遭受的政治打击。“那堪旧恨仍存”,意味着此刻、此后仍然“旧恨”绵绵。“清愁”,指所触起的新愁。词人在“愁”字下加用“满眼”一词,便使人觉得愁如春天的游丝弥漫空际。至于愁些什么,词人并未明言,因此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空间。“共谁论”,进一步表明诗人块然独处,竟无人可为解愁。

  “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却,这里作“岂”解,“却应”即“岂应”。词人目睹凌高欠台下春草丛生,很自然会联想起淮南小山《招隐士》中“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的著名诗句。但李之仪这里的“王孙”指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词人把归乡不得的怨恨归咎于春草的不解相忆,实乃貌似无理却至情的说法。

  纪昀《 四库全书总目·姑溪词提要 》谓李之仪“小令尤清婉、峭蒨,殆不减秦观。”可谓一语中的,总括了李之仪小词的特点。这首词就是明证。

李之仪简介

李之仪(1048-?)字端叔,号姑溪居士,无棣(今属山东)人。治平进士,为万全县令。曾从军西北,出使高丽。元祐中,除枢密院编修官,从苏轼于定州幕府,通判原州。徽宗立,提举河东常平。卒年八十馀。《东都事略》有传,《宋史》附《李之纯传》。著有《姑溪居士前集》五十卷,《后集》二十卷。词作有《姑溪词》,凡九十四首。冯煦谓其词「长调近柳,短调近秦」(《蒿庵论词》)。李之仪擅长作词,推崇晏、欧的小令,认为「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自有一种风格,稍不如格,便觉龃龉。」主张写词要「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所作《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学习民歌乐府,虽明白如话,却极富情韵,耐人寻味。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清愁满眼共谁论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拼音版 李之仪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ju/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