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_是李清照的诗词_当当语文网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拼音版

作者:李清照 朝代:清朝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原文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拼音版
zuó yè yǔ shū fēng zhòu ,nóng shuì bú xiāo cán jiǔ 。shì wèn juàn lián rén ,què dào hǎi táng yī jiù 。zhī fǒu ,zhī fǒu ?yīng shì lǜ féi hóng shòu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清照的诗词大全 李清照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多丽·咏白菊》 《孤雁儿·世人作梅诗》 《夏日绝句》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鹧鸪天·桂花》 《蝶恋花·上巳召亲族》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浪淘沙·帘外五更风》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行香子·七夕》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点绛唇·蹴罢秋千》 《永遇乐(落日熔金)》 《忆秦娥·咏桐》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临江仙·梅》 《忆秦娥·咏桐》 《浣溪沙·闺情》 《新荷叶·薄露初零》 《殢人娇(玉瘦香浓)》 《瑞鹧鸪(风韵雍容未甚都)》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怨王孙(春暮)》 《行香子(草际鸣蛩,惊落梧桐)》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 《满庭芳(小阁藏春,闲窗锁昼)》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庆清朝慢(禁幄低张)》 《偶成(十五年前花月底)》 《念奴娇(萧条庭院)》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转调满庭芳·芳草池塘》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 《庆清朝·禁幄低张》 《钓台》 《长寿乐·南昌生日》 《入咏楼(千古风流八咏楼)》 《蝶恋花·上巳召亲族》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清平乐·年年雪里》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蝶恋花(永夜恹恹欢意少)》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念奴娇·春情》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点绛唇(寂寞深闺)》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行香子·七夕》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武陵春·春晚》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永遇乐·落日熔金》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被翻红浪)》 《武陵春·春晚》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满庭芳·小阁藏春》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长寿乐(微寒应候)》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行香子·天与秋光》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 《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浣溪沙(绣幕芙蓉一笑开)》 《点绛唇·闺思》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临江仙·梅》 《行香子·天与秋光》 《转调满庭芳》 《懈恋花》 《点绛唇·蹴罢秋千》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清平乐·年年雪里》 《多丽·咏白菊》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点绛唇·闺思》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摊破浣溪沙(揉破黄金万点轻)》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译文及注释

译文昨天夜里雨点虽然稀疏,但是风却劲吹不停,我酣睡一夜,然而醒来之后依然觉得还有一点酒意没有消尽。于是就问正在卷帘的侍女,外面的情况如何,她只对我说:“海棠花依旧如故”。知道吗?知道吗?应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

注释疏:指稀疏。卷帘人:有学者认为此指侍女。绿肥红瘦:绿叶繁茂,红花凋零。浓睡不消残酒:虽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浓睡:酣睡 残酒:尚未消散的醉意。雨疏风骤:雨点稀疏,晚风急猛。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讲解

  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分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

  “昨夜雨疏风骤”指的是昨宵雨狂风猛。疏,正写疏放疏狂,而非通常的稀疏义。当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风雨就来逼迫了,心绪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酒吃得多了,觉也睡得浓了。功效一醒觉来,天已大亮。但昨夜之神情,却已然如隔在胸,所以一路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因而,她急问清算衡宇,启户卷帘的侍女:海棠花若何样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还不错,一夜风雨,海棠一点儿没变!”女主人听了,嗔叹道;“傻丫头,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红的见少,绿的见多了吗!?”

  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写出了伤春易春的闺中人复杂的神气口吻,可谓“传神之笔。

  作者以“浓睡”、“残酒”搭桥,写出了白夜至晨的时间变化和心理演变。然后一个“卷帘”,点破日曙天明,巧妙得当。然而,问卷帘之人,却一字不提所问何事,只于答话中透露出谜底。

  真是绝妙工巧,不着痕迹。词人为花而喜,为花而悲、为花而醉、为花而嗔,实则是伤春惜春,以花自喻,慨叹自己的青春易逝。

  本篇是李清照早期的词作之一。词中充分体现出作者对大自然、对春天热爱。这是一首小令,内容也很简单。它写的是春夜里大自然经历了一场风吹雨打,词人预感到庭园中的花木必然是绿叶繁茂,花事凋零了。因此,翌日清晨她急切地向“卷帘人”询问室外的变化,粗心的“卷帘人”却答之以“海棠依旧”。对此,词人禁不住连用两个“知否”与一个“应是”来纠正其观察的粗疏与回答的错误。“绿肥红瘦”一句,形象地反映出作者对春天将逝的惋惜之情。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鉴赏

  李清照虽然不是一位高产诗集的作家,其词流传至今的只不过四五十首,但是却“无一首不工”,“为词家一大宗矣”。如这首《如梦令》,便是一首“天下称之”的不朽名篇。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分地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小词借叙酒醒后询问花事的描写,曲折委婉地表达了词人的惜花伤春之情,更惜自己那逝去的青春年华,语言清新,词意隽永,令人玩味不已。

  词的大意是:昨夜雨疏风猛。当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风雨就来逼迫了,心绪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酒喝得多了,觉也睡得浓了。结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但昨夜之心情,却已然如隔在胸,所以一起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于是,她急问收拾房屋,启户卷帘的侍女:海棠花怎么样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还不错,一夜风雨,海棠一点儿没变!”女主人听了,嗔叹道;“傻丫头,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

  起首两句,如何理解颇有争议。盖推以事理逻辑:既然是“浓睡不消残酒”,("浓睡"时如何知屋外"风雨"?)又何以知道“昨夜雨疏风骤”,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其实对这两句词,是不能用生活中的简单事理去体会理解的,因为词人的本意实不在此,而是通过这两句词表达无限的惜花之情。大凡惜花的诗词都言及风雨。白居易《惜牡丹二首》诗:“明朝风起花应尽,夜惜衰红把火看。”冯延巳长相思》词:“红满枝,绿满枝,宿雨厌厌睡起迟。”周邦彦少年游》词:“一夕东风,海棠花谢,楼上卷帘看。”花在风雨中零落,这层意思是容易理解的。但是说“浓睡不消残酒”也是写惜花之情,恐怕就不太容易理解了。不过只要多读些前人写的惜花诗词,也就不难体会了。杜甫三绝句》诗:“不如醉里风吹尽,可忍醒时雨打稀。”韦庄《又玄集》卷下录鲍征君(文姬)《惜花吟》诗:“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日看花花欲落。不如尽此花下饮,莫待春风总吹却。”这些诗句正可用来作为“浓睡不消残酒”的注脚。易安在其咏红梅的《玉楼春》词中所云:“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未。……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亦可视为对“浓睡”一句的自注。这句词的辞面上虽然只写了昨夜饮酒过量,翌日晨起宿酲尚未尽消,但在这个辞面的背后还潜藏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昨夜酒醉是因为惜花。这位女词人不忍看到明朝海棠花谢,所以昨夜在海棠花下才饮了过量的酒,直到今朝尚有余醉。《漱玉词》中曾多处写到饮酒,可见易安居士是善饮的。善饮尚且酒醉而致浓睡,一夜浓睡之后酒力还未全消,这就不是一般的过量了。读者只要思索一下词人为什么要写“浓睡不消残酒”这句词,得到的回答只能是“惜花”。就这句词的立意而言,与上引杜甫和鲍文姬的诗句都是同一机杼,并无二致。但易安的高处正在于不落窠臼,独辟蹊径。一旦领悟了潜藏在“浓睡不消残酒”背后的这层“惜花”之意,那么对以下数句的理解也就“水到渠成”了。

  接下去三、四两句所写,是惜花心理的必然反映。尽管饮酒致醉一夜浓睡,但清晓酒醒后所关心的第一件事仍是园中海棠。词人情知海棠不堪一夜骤风疏雨的揉损,窗外定是残红狼藉,落花满眼,却又不忍亲见,于是试着向正在卷帘的侍女问个究竟。一个“试”字,将词人关心花事却又害怕听到花落的消息、不忍亲见落花却又想知道究竟的矛盾心理,表达得贴切入微,曲折有致。相比之下,周邦彦《少年游》:“一夕东风,海棠花谢,楼上卷帘看。”便显得粗俗不堪,味同嚼蜡了。“试问”的结果——“却道海棠依旧。”侍女的回答却让词人感到非常意外。本来以为经过一夜风雨,海棠花一定凋谢得不成样子了,可是侍女卷起窗帘,看了看外面之后,却漫不经心地答道:海棠花还是那样。一个“却”字,既表明侍女对女主人委曲的心事毫无觉察,对窗外发生的变化无动于衷,也表明词人听到答话后感到疑惑不解。她想:“雨疏风骤”之后,“海棠”怎会“依旧”呢?这就非常自然地带出了结尾两句。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既是对侍女的反诘,也像是自言自语:这个粗心的丫头,你知道不知道,园中的海棠应该是绿叶繁茂、红花稀少才是!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写出了伤春易春的闺中人复杂的神情口吻,可谓“传神之笔。“应是”,表明词人对窗外景象的推测与判断,口吻极当。因为她毕竟尚未亲眼目睹,所以说话时要留有余地。同时,这一词语中也暗含着“必然是”和“不得不是”之意。海棠虽好,风雨无情,它是不可能长开不谢的。一语之中,含有不尽的无可奈何的惜花情在,可谓语浅意深。而这一层惜花的殷殷情意,自然是“卷帘人”所不能体察也无须更多理会的,她毕竟不能像她的女主人那样感情细腻,那样对自然和人生有着更深的感悟。这也许是她所以作出上面的回答的原因。末了的“绿肥红瘦”一语,更是全词的精绝之笔,历来为世人所称道。“绿”代替叶,“红”代替花,是两种颜色的对比;“肥”形容雨后的叶子因水份充足而茂盛肥大,“瘦”形容雨后的花朵因不堪雨打而凋谢稀少,是两种状态的对比。本来平平常常的四个字,经词人的搭配组合,竟显得如此色彩鲜明、形象生动,这实在是语言运用上的一个创造。由这四个字生发联想,那“红瘦”正是表明春天的渐渐消逝,而“绿肥”正是象征着绿叶成荫的盛夏的即将来临。这种极富概括性的语言,又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称:“此语甚新。”《草堂诗余别录》评:“结句尤为委曲精工,含蓄无穷意焉。”皆非虚誉。

  这首小词,只有短短六句三十三言,却写得曲折委婉,极有层次。词人因惜花而痛饮,因情知花谢却又抱一丝侥幸心理而“试问”,因不相信“卷帘人”的回答而再次反问,如此层层转折,步步深入,将惜花之情表达得摇曳多姿。《蓼园词选》云:“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评价非常得当。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1081─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元祐后四学士之一,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崇宁元年(1102),徽宗以绍述神宗为名,任蔡京、赵挺之为左右相,立元祐党人碑,以司马光等百二十人为「奸党」,其父列名党籍,清照以诗上挺之。崇宁二年(1103),明诚出仕,矢志撰述以访求、著录古代金石文字为职志的《金石录》一书。大观元年(1107),蔡京复相,挺之卒。蔡京以挺之为元祐大臣所荐,为庇元祐「奸党」,追夺所赠官。明诚、清照夫妇因此屏居青州(今山东益都)乡里十年。宣和二年(1120)蔡京致仕后,明诚起知莱州(今山东掖县),此后又自莱移淄。靖康之难后。明诚奔母丧南下,知江宁府,清照载书至建康。建炎三年,赵明诚卒。离京自建康出走浙中,清照随亦入浙,经台、嵊、黄岩,从御舟海道至温州,复至越州,衢州,于绍兴二年(1132)赴杭州。绍兴四年,作《金石录后序》。绍兴中,以《金石录》表上于朝。卒年约七十馀。善属文,于诗尤工。《宋史·艺文志》著录《易安居士文集》七卷,俱不传。清照创词「别是一家」之说,其词创为「易安体」,为宋词一家。词集名《漱玉集》,今本皆为后人所辑。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称词家三李。(沈去矜)清照以一妇人,而词格乃抗轶周柳,虽篇帙无多,固不能不宝而存之,为词家一大宗矣。(《四库提要》)李易安作重阳《醉花阴》词,函致赵明诚云云。明诚自愧勿如。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销魂』三句绝佳。」正易安作也。(《词苑丛谈》)李易安词,独辟门径,居然可观,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铸语则多生造,妇人有此,可谓奇矣。(《白雨斋词话》)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间烟火者。(同上书)
宋词三百首 宋词精选 婉约

本文提供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原文,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翻译,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赏析,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拼音版,李清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angdangcc.com/shi/5147.html